杨树朋 - 中国军网

科技来源:猴哥影院人气:加载中更新:2021-07-22 19:11

  刚开始,我的体能较差,跑步时,杨树朋和另一名叫做常孝亮的老兵经常各执背包绳一端,围在我的腰上拉着我前行。那时我还做不了单杠二练习,杨树朋手把手教我卷腹,耐心地传授我技巧。夜里经常拉紧急集合,我的背包总是打不紧,脸盆、鞋子、洗漱用品乒乒乓乓地掉,一路上都是他在帮我捡。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生活上,对于我的每一点进步,杨树朋总是第一时间表示真诚的肯定和鼓励。

  在一个全是老兵的集训队,自己作为新兵非但没有受到任何轻视,相反却得到了很多关照,这些关照里,有很多就是来自杨树朋的。杨树朋身高大概有1.78米,是一个温和的山东人,话不多,但心很细,也很勤快,干活积极、踏实,为人诚恳、低调,一旦队里出公差,他总是默默地站到最前头。他帮我整理内务柜、把衣服叠成方块、把粗细两根背包绳卷成普洱饼状,生活上给我了很多细致的关怀。

  2003年9月,集训结束后,我们回到各自的连队,彼此的联系也少了很多。后来我上了军校,再也没有回过老部队,也失去了他的消息。如今,13年过去了,再一次得知杨树朋的情况,竟然是在新闻报道中……跨国维和,英雄远去,0.0分 完结,令人揪心,令人敬重。

  “7月10日,中国赴南苏丹维和部队执行任务时遇袭,维和步兵营战士李磊牺牲,另有3人重伤、3人轻伤。11日,重伤战士杨树朋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7月8日至10日,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首都朱巴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总部营区附近爆发武装冲突,双方激烈交火。当地时间7月10日18时39分(北京时间7月10日23时39分),中国第二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担任难民营哨位警戒的1辆轮式步战车遭炮弹袭击,造成我维和士兵李磊、杨树朋牺牲,步战车起火损毁。

  几个月的时间,杨树朋的训练成绩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成为集训队体能素质最好的人。毕业的时候,他被评为教导队唯一的优秀学员。我觉得,他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老连长杨根思“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的精神。

  我因为投弹不到40米,班长让我把背包绳捆在一棵大树上,反复练习挥臂的动作,随后又一口气投了差不多300枚教练弹。吃饭的时候,我的右手不停地颤抖,筷子都拿不住,杨树朋就端着碗一口一口地喂我吃饭,帮我搓揉胳膊。

  随着年龄的增长,突然觉得人生最大的遗憾是分开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好好道别。然而,作为军中男儿,身在疆场,心系四方,又何曾在乎。13年前的离别,只是匆匆而微笑着道一声:珍重!如今永久的诀别,谨以此文,致以沉痛而真挚的缅怀:老兵,一路走好!

  当我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时,脑袋“嗡”地一下,有些发蒙。再盯着屏幕细读,是的,我的眼睛没有看错,“杨树朋”这个名字对我而言是那么熟悉……

  2003年2月的最后一天,我来到教导队,在那里遇到了来自英雄连队“杨根思”连的杨树朋。教导队主要是进行预提士官集训,遴选的条件比较苛刻,以老兵也就是第2年兵为主,杨树朋就是一名老兵,而我是当时唯一的新兵。相比于建制连队,教导队的训练更苦、要求更严。报到第一天,班长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军事训练计划表,上面标注的体能训练安排让我终生难忘:早操5公里、中午3公里、下午5公里、晚上5公里,就寝之前还要做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200个、深蹲起200个。

  杨树朋对自己要求很严苛。他的嗓音天生比较低沉,口令不够清脆洪亮。每天清晨,他会跑到训练场中央,对着天空一遍一遍地喊口令、练嗓子。所以他的嗓子经常是嘶哑的,一咳嗽都是血丝。我们看不过去,都劝他说,嗓子是天生的,别那么较真,他却不为所动,总是微笑着说:“练总比不练强。”正是这样一种不认命、不服输的劲头,支撑他一直走得很远、很远。

  杨树朋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即使在训练强度那么大的情况下,他还经常给自己开小灶。刚开始,他不是队里跑得最快的,训练时,他给自己绑上绑腿,主动增加距离,别人跑5公里,他总是跑6公里、7公里。为了增加耐力,有一次他穿着从防化营借来的防化服在炎炎烈日下跑3公里,防化服的气密性很好,就是不运动,穿上都感到呼吸困难,何况是在高温下进行剧烈运动。跑完后,我亲眼看到了他从防化服里倒出的汗水,估摸着得有两斤多。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收集于互联网其它网站,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copyright©2020 猴哥影院